首页->文章内容

春日,在罗平油菜花海里放肆地爱

时间:2014-03-03 作者:2014-03-03 点击:2303次
【内容摘要】
油菜花田也许别处还有,但是只有罗平的花海才会这么灿烂、这么无所顾忌,染金了大山、染金了河流、染金了村庄、染金了天际,甚至是染金了在那里呆了很久的人。罗平像一个独特

 

 油菜花田也许别处还有,但是只有罗平的花海才会这么灿烂、这么无所顾忌,染金了大山、染金了河流、染金了村庄、染金了天际,甚至是染金了在那里呆了很久的人。罗平像一个独特的美女,她让人只看一眼就能辨认出来,也是在第一眼就让人迷醉。

  第一眼美女

  昆明向东,不足100公里到石林,越过那些万年屹立的石块和那些令人惊叹的风景之后,稍微拐弯,继续向东行,35公里到陆良——这里有着云南著名的彩色沙林,虽然路上看不到,但是却给人遐思的空间,在山的背后,那神秘林子究竟蕴藏了多少不为人知的故事?继续东行,又过20公里,海拔开始上升,顺路而下,从师宗南丹山尾巴摩擦而过,再往东行10公里,进入罗平境内。
    


  初春时节,一进入到罗平境内,眼前便被金色包围。让人陶醉的美景,大多自然的造化。但是,这里却不一样。单一的油菜花,在麦地里会被当作杂草,即便是未拔除干净,那些小黄花也争夺不过麦的青,只有当它们在罗平汇成漫山遍野、接地连天的花海,才构成了让人无限震慑的美。
    


  罗平菜花甲天下,一入花海不回头。除了几座馒头峰像哨兵一样有序站立外,天与地完全被金黄淹没。微风吹过,层层花浪肆无忌惮地奔来眼底,带着醉人的清香,直沁心脾。在阳光的亲吻下,每个花瓣都尽情地展示着自己的妩媚和婀娜。蝴蝶、蜜蜂、劳作者、赏花人,相爱的人,在相互对望之间,一起沉醉在金色里。
    


  大片薰衣草成就了普罗旺斯,30万亩的油菜花则成就了罗平。它们的共同点在于:那一切的美丽,都是人为造就的。在一个深入反省人类自己对自然无情侵犯的年代里,到罗平去冲一场菜花海浪,也许会得到些许宁静。美,无论是哪一种,都是令人赏心悦目的。

    我早晚是伊的人

  《芳香之旅》导演章家瑞说,这部电影是对我们的父辈们所做的牺牲的怀念。不知道为什么,导演都喜欢让张静初受苦,以前的《孔雀》如是,现在的《芳香之旅》亦如是。也许她的美本身就有无限张力,银幕上她一次又一次被爱情与命运打倒,又一次又一次坚韧地站起来。整部影片里,她在爱情里一直是被动的,接受刘医生的热情,接受他的背叛,接受老崔的求婚,接受领导们对他们婚姻的事无巨细的关怀,大概只有在花海里,她“诱惑”自己性无能丈夫的那一刻,她才是完全释放的。那个片段里,她用爱拯救了丈夫,也拯救了自己。
    


  有朋友问我,在罗平没有人看田的吗?油菜花本来是经济作物,那么多人去旅行,那么多人去拍照,不会影响收成吗?如果大家没有功夫每天看田,就应该想出一个系统的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。
  我笑,为什么要解决呢?
  罗平就是让人马不停蹄地行走,马不停蹄地舒畅的地方。在罗平,可以随意幻想,带着爱人掠过花海?如蝴蝶般自由穿梭?罗平的美并不脱离人间烟火气,我们可以在生活里幻想生活。
    


  罗平的春天总是与喜庆有关,春之先声的荣耀主要是春节承担。节日的余波四处蔓延,显然是搭着了春节的顺路车了,到处都有祭祖的烟火,纵情歌舞的人们,一路上都会遇到结婚的人们。
  每每看到,身边的人都会说,我们就在这里结婚吧,那么热闹。在这花海间,再也用不着摘下来的花做装饰了。既然早晚是伊的人,那么,就不如和着新春的喜气,结婚吧。让地为床,鲜花为被,把爱情深埋在那些坚韧的生命里,不日就会长出坚贞的果实。

    多情多依河水

  在罗平,除了花,还有水,还有似水的柔情。
  九龙瀑宁静,多依河欢腾。
  幽深的潭水,清澈如镜,照映出潭边的人影,溅来的水花,落入脖颈间,微微的凉,有种按捺不住的诱惑,使人想去亲近。于是我仰起头,最大面积地迎接水花的降落,享受自然之吻。在九龙瀑,人是宁静的,纵是欢乐,也来得内敛得多。多依河却不一样,沿河看到都是在河里嬉戏的孩子,他们用竹制水车、水桶、水枪,肆无忌惮地玩耍。那些水草,青翠欲滴。牵着女人的手,顺着小河缓缓步行,终于忍不住的时候,腾身下跃。在一声惊叫之后,双双已陷入河水里。与水调情?不是吗?
    


  沉入多依河中,轻撩水蛇之腰,系万千宠爱于碧波中,在袅袅水雾中,人人都变得妩媚。用一汪温泉,淹没秀白身体,像河水一样任性,无需扭捏,也不用做作,不需要掩饰真正的性情。河边稀疏地栽着一些柳树,树干和枝条都伸向水面,如亘古流淌的河水一样,生机盎然。
  瀑布急而切,河水缓而舒,潭水静而幽,多么美的韵律!那些丝绸绉褶般的波纹,可以听呼吸的声音,从九龙瀑布到多依河,给人微妙的感受。
  约翰·施特劳斯从多瑙河得到了灵感,创作出不朽的乐章《蓝色多瑙河》,作为普通人,我只希望这样的流动永远存活在我们的心中,宛如那场爱情。

    古诗写得好:诗家清景在新春,绿柳才黄半未匀。若待上林花似锦,出门具是看花人。就让我们在这个草色微微入帘的初春里,去做个看花人,静静地感受一下放飞的心情吧。 
责任编辑:超级管理员

推荐摄影活动

更多>>